Ee23时尚网

 找回密码
 登记注册
搜索
查看: 2326|回复: 0

转 重庆红衣男孩及儿童连环死亡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8-4 15:07: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jolin1 于 2012-8-4 15:10 编辑

2009年11月4日凌晨,在重庆江北区打工的巴南区东泉镇双星村村民匡纪禄的妻子在熟睡中做了一个奇怪的梦,睡梦中,她来到了他和丈夫在农村里面住的老屋,忽然,一位从未谋面的陌生男子推门而入,不等她问清来由,这名男子便急忙催促他回家看一眼自己的儿子,正当她想凑近一些看清男子的真面目时,她猛然间从睡梦中惊醒。甚感奇怪的匡纪禄妻子醒来后越想越不对劲,于是不顾正是凌晨时分,推醒了一旁熟睡的丈夫,向丈夫讲述了刚才做的那个怪梦以及自己的担忧。在她的再三催促下,丈夫答应向单位请个假,抽时间回家看一看自己留在老家独自上学的儿子。
一天后,也就是2009年11月5日,匡纪禄怀揣着给儿子的生活费赶回到了在巴南的老屋。可是这回与之前不同是,应该开着的正门和侧门紧闭着,而一般不开的后门却虚掩着。这奇怪的一幕让匡纪禄联想到了之前妻子和他谈到的那个奇怪的梦,顿时一股不祥的预感从他心里夹杂着寒气升起。匡志军三步并作两步地赶到后门,一把推开,眼前的景象让他大惊失色。屋内,儿子双手双脚都被绳子绑着,悬吊在屋梁上,身上穿着别着白花的红色裙子,里面还穿着他堂姐的红色泳衣。匡纪禄连忙上前,试图将儿子从悬挂着的绳子上接下,但无奈儿子已经气绝多时,匡纪禄唉声叹气着,眼里的泪水也是不住地往下掉。哭也哭过了,匡纪禄的头脑还是很清醒的,他知道,当务之急是赶紧报警,让警方前来侦破此案,给自己的儿子一个交代。
接到报案的警方火速地赶到了现场。经现场勘测警方发现,匡志均里面贴身穿着一条红色泳衣,外面穿着一条别着白花的红裙子,脚上挂着一个铁制秤砣,除此之外,自己的衣物一件也没有穿。而在匡志均身上,除了因绳子肋出的印痕外,其他的几乎没有穿。一番忙碌之后,警方取走了匡志均的内脏,进行进一步化验,以确定死因。
自此之后,匡纪禄一家便等待着警方的消息,希望警方可以早日破案,缉拿真凶。但是,令匡纪禄家失望的是,他们苦等来的竟是警方对于匡志均死亡不予立案的消息,而在匡纪禄所拿到的户口***出具的死亡户口注销证明上的“死亡原因”一栏,写着:“其他意外死亡”,这“其他意外死亡”指的又是什么死亡?
对于警方给出的儿子的死亡原因,匡纪禄当然不满意,在他看来,儿子独自在老屋中莫名其妙就死亡了,死亡的方式如此怪异,考虑到生前自家并未与人结怨且儿子也无怪癖,儿子的死亡还是有很多的蹊跷之处可寻的。匡纪禄对于警方给出的“意外死亡”这一说法,提出了如下几点疑问:“什么叫意外死亡?既然不是他杀和自杀,我儿子究竟遇到了什么意外?这种意外是怎么出现的?”怀揣着这些疑问,匡纪禄走进了重庆巴南区***,对于此案的结论申请复议,并以对于学生的失踪没有及时联系学生家长为由状告匡志均生前所读的学校。
11月21日下午,匡纪禄来到警局,这天是他和警方约定的获取复议结果的日子。可是,他再一次失望了,根据法医的调查结果,警局给出了“维持原决定,属意外身亡,仍然不予立案”的决定。而面对这样一个决定,匡纪禄当场便提出了异议,他质问在场的警员:“儿子死时床上有一条新的铁链子,家里从来没有这种铁链,它从哪里来的?现在又到哪里去了?还有,平时家里从来不开的后门,在儿子死后却虚掩着,说明有人从屋里出来。警方进去后,看到他人的脚印、手印没有?我儿子平时从来不上网,他怎么可能意外死亡?究竟他遇到了什么意外?”。
有网友认为这是为了让匡家断子绝后而采用的引魂和锁魂:“先把男孩制服,给他穿上锁魂红衣,系上坠魂砣,这就是留魂。再把男孩杀死,并用分魂针插入他的头顶,这是泻魂,估计凶手应该带有装魂魄之类的道术法宝,比如葫芦,盒子之类的装魂之物。最后再挂在梁上,因为按道术的说法,魂魄是不可能完全取净的,所以必须让他离开地面(离土),挂在梁上是因为木代表生命,有引魂的效果,这样才能把孩子的魂魄取净。”
有网友进行了进一步的分析,指出凶手的目的不在于伤魂而在于取魂:“凶手给死者穿其堂姐的红色泳衣,按照道术修炼来说,是为了把这个孩子最阴之魂魄提炼出来。而在男孩13岁零13天时给其穿上属水且是女性的泳衣,则是至阴之物了。分魄针、锁魂红衣、坠魂砣都是茅山专属法术。泳衣为水,红衣为火,秤砣为金,横梁为木,地为土,凶手采用如此手段就是为了把男孩的至阴之魂从身体里逼迫出来!但是大家也要注意分魄针锁魂红衣坠魂砣的同时使用!看来这个凶手是为了取得魂魄才这样的!分魂针从头顶插入,是为分魂,也是为了泄魂!否则怎么取得魂魄呢!而锁魂红衣坠魂砣则是起到在分魂过程中,男孩的魂魄不会丢失,因为取魂是非常麻烦的,所谓人有三魂七魄,任何一魂一魄丢了,就得不到最完整的至阴魂魄了!”
一时间,各种说法众说纷纭,但不管网友们讨论得有多热闹,此案终究还是完结了。虽然案件已结,但此案中受害人怪异的死法还是令人非常困惑,或许,这也将成为一个永久的谜团。但人们不会想到的是,这个案件,竟然只是接下来一连串儿童死亡案件的开始。



上图是重庆报纸对红衣男孩的报道

仅仅三个月后的2010年2月18日,浙江天台,下路王村。五个儿童在城洋公路同谊村—下路王村路段玩耍时同时失踪,他们都姓蔡,分别叫做蔡康妮、蔡丹妮、蔡斌彬、蔡松涛,其中四人是亲兄妹,一人是堂兄妹。很快,他们的失踪在当地传开了,孩子的家长们都感到有些担忧,一时间不敢让自己的孩子单独地在外面玩耍。家长报案后,警方进行了大范围的走访,但五个孩子就像从地球上蒸发了一样,没有了踪影。考虑到警员人数有限,为了提高搜寻效力,当地警方发动村民一起帮助寻找失踪的 孩子,一时间村子里男男女女齐出动,上百人参与了搜寻,景象可谓壮观。此外,警方还贴出悬赏告示,重奖提供线索者五万元。但无奈,孩子仍旧杳无音讯。
蔡家人在经历的难熬而痛苦的4天时间后,终于等来了关于孩子下落的消息,可惜,这却是一个令人悲伤的消息。警方消息称,有人在天台龙珠潭水库发现了共5具失踪儿童遗体,该水库经证实离蔡家的距离只有500米。经过尸检,警方认为孩子肺部进水且身体上无明显伤痕,因而认定孩子属意外溺水身亡,不予立案。
但是,蔡家的家长却提出了不一样的看法,这主要表现在他们对这个案件细节的几点疑问上。首先,对于警方提出的孩子可能是因为相互救援而落入水中,蔡家提出,孩子的落水地点相距较远,如果是相互救援应该较近才是;第二,为什么有且只有一个小孩的衣服在岸上,手表还掉在了路上,从他们在公路边一直到水库里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第三,水库租给人养鱼,这个鱼塘是24小时有人值班的,发生五个孩子相继溺水事件应该有人及时发现才是,为何无人知晓?
或许看到这里你会以为这只是个案,蔡家人的说法也有些牵强,那么,继续看接下来的几个案件,就会让人不寒而栗了。
就在五名孩子尸体被发现的当天,也就是2010年2月22日,天台县平桥镇蔡村又发生一悲剧,该村两名同为蔡姓的小女孩也不幸溺水死亡。根据媒体报道,下午约5点钟,一位村民干完农活,经过水塘时发现两个小姑娘浮在水面上,马上找人帮忙,把孩子捞了上来,等120赶到时,证实2名孩子已经死亡。落水身亡的两名女孩都姓蔡,分别为9岁和7岁,是表姐妹,其父母常年在外做生意,春节期间,两个小姐妹也是刚回到老家过年,当天下午3点半左右,两名孩子还到附近的小卖部买过零食。
看起来这又是一起小孩意外溺水身亡的事件,好的,让我们继续。
8天后的3月2日20时,天台县公共安全专家局指挥中心接到报警:有一个6岁女孩在实验中学门口公共电话亭内发生意外,小女孩已经送往医院。经过警方一系列的调查,大致还原了案件经过。小女孩名叫蔡少涵,2005年8月出生,生前为天台县某幼儿园学生,其父母和爷爷奶奶在实验中学门口经营小吃店。3月2日19时35分,蔡少涵从小吃店外出玩耍,大约五分钟后,实验中学门口经营文具店的张美玲听到店内一顾客讲发现对面电话亭里的小女孩有异样,便立即过去查看状况,发现不对后立即通知死者的爷爷奶奶。19时44分,蔡少涵的家人赶到,家人发现,公用电话亭里的小女孩是蔡少涵,头颈挂在电话线上,脚离地5~6厘米,手已经冰凉。20时14分,经天台县人民医院抢救无效,宣布女孩死亡。
警方经过进一步调查后认为,死者颈部有一条开放式缢沟,缢沟花纹与话线相符,未见其它任何外伤。根据现场勘查、尸体检验、调查访问,警方最终认定,蔡少涵系意外缢颈死亡。
如果说看到这里已经让你脊背发凉的话,那么接下来民间高手的推理一定会让您不寒而栗。
死亡的蔡家五个孩子生前的合影


发现失踪孩子的水塘


当时红衣男孩案件被媒体披露后,大家纷纷对凶手的目的与意图进行了猜测,在众多的“预言帝”中,有一个帖子并不显得那么引人注目,帖子的内容对红衣男孩案件之后的状况进行了分析,并推断在红衣男孩之后还将有12名儿童会非正常死亡。帖子的主人甚至原帖目前都已是难以考证,但现在我们可以来看一看这个推断的正确性。
在红衣男孩之后,发生了天台五名儿童集体溺水身亡的惨剧,之后又是两名儿童溺水身亡,再加上最后在电话亭中遭遇不测的女孩,掐指一算,也就九人。看起来上面的推断并不正确,似乎只是一个妄想和猜测,但是,如果我们再翻一翻报纸就会惊奇地发现,之前的那个数字竟是如此地巧合!
时间是2010年的2月4日,地点在福建省莆田市后山村,临近午饭时发现有四名(注意,刚好是“四名”)儿童失踪,家长在多方寻找未果后,于当日晚6点报案。四个小孩三男一女,年龄分别为7岁、8岁、9岁和10岁,他们的名字分别叫苏海伦、周弘、周佩佩和陈兴。
三天后的2月7日早上6时50分,华亭***接到渔民报案,称在木兰溪园头桥下发现一具孩子遗体。经过家属确认,死者为4名失踪儿童中的一名,随后,失踪孩子的遗体被陆续找到。经过**的调查后认为,四名儿童属于玩耍时意外身亡。
又是儿童,又是集体失踪杳无音讯,又是因为溺水的意外身亡,何之前的案件何其相似。唯一不同的,便是此案中的儿童并不姓蔡。但当你将此案意外儿童的数量“4”和之前的总数“9”相加的时候,得出的数字却和之前那篇帖子中预测的“将会一共有13名儿童死亡”的预言如此地吻合。而且,最后一个在电话亭里遭遇意外的女孩蔡少涵死亡的日期恰好就是阴历的七月半——鬼节。
这里既然提到了蔡少涵,那就不得不补充一些案件发生之后的内容。原先根据警方的走访、调查和验尸,已经基本确定蔡少涵属于意外身亡,很多人也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但之后的一天,一个发表于天涯社区的帖子打破了关于此案的平静,引发了人们对于此案的再度关注。
这里摘录原帖的部分内容:
“我叫蔡志泳, 我女儿叫蔡少涵,福建省莆田市城厢区常太镇渡里村人(注:注意这里的地址,和四名儿童溺亡的地点做一个比较)。”
“上天如此不公,当我全家听到医生宣布我女儿蔡少涵确定死亡时,就犹如是世界末日来临,仿佛天已塌下来一样,本人自问良心没有做过伤天害理之事,为何如此灾难会降临在我们身上,降临在一个如此天真可爱,如花朵一样娇嫩的一个小女孩身上,老天爷,你睁开眼睛看看吧 ,看看我的女儿蔡少涵她是一个多么乖的才念幼儿园中班的可爱小女孩,你怎么能这么残忍的把她从她的家人身边带走,她还没有享够她爸妈给她的爱,她爷爷奶奶给她的爱,她还是一个要在她爸妈跟前撒娇的小女孩,她何罪之有,你要让她受这吊颈之苦,如果可以,老天爷,你把我带走,换我女儿蔡少涵之年幼生命,我亦无悔,我亦心甘,我愿以我十次百次上千次的轮回来换回我女儿的重生,老天爷,你听到了没有?听到没有???”
“几天之后,等到我们一家人去殡仪馆处理我女儿的后事,殡仪馆的**对我们说你这孩子死的有点蹊跷,还说了一句令我们心惊胆颤的话,你的小孩是从年后初五以后离奇死亡的第八个姓蔡的小孩!”
“第八个姓蔡的离奇死亡的小孩! 第八个!姓蔡的!从初五到我女儿出事那天是阴历十七,中间只有十二天,八个姓蔡的!!!如此巧合!!!
“大家都知道,2010年后初五天台县5个蔡姓小孩死亡,警方给的定论是意外死亡,又过几天,天台县平镇又有两个蔡姓女孩也是溺水身亡,阴历十七,我女儿蔡少涵离奇吊死公话亭,太多巧合了!太多疑问了!!!”
在帖子中,几乎每一个字都可以看到蔡志泳对自己女儿突然离世的悲伤与难以接受,而也几乎字字都可以看出他对于女儿死亡原因的不甘心。帖子发出,再度引起了轩然大波,也再度引发了热心网友关于此案的大讨论。一位细心的网友甚至找出了此案和之前重庆红英男孩案的联系。在该网友的帖子中,将蔡少涵发生意外的电话亭的卫星地图贴了出来,见下图:



如果是仔细观察的朋友可能已经发现了,图中左下方的民居的排列构成非常奇特,有点像我们中国人用的方块字。再仔细观察一下,对,没错,就是一个左右颠倒的“匡”字。这个字代表着什么呢?相信你还没有忘记最初发生的那起红衣男孩的案件吧,他姓的就是“匡”!
这其中有什么样的联系,也许除了暗藏在背后的那个可能存在的人之外没有人能够知道,包括你,也包括我。我们只知道的是,从最初重庆的那个姓“匡”的男孩开始,到最后在浙江天台的这个在巨大的“匡”字形构造的民居边失去了性命,整整13个孩子,令人扼腕悲伤,同时也感到了些许宽慰,或许,终于到了这个噩梦该结束的时候了。
再让我们一起来将这个案件梳理一下吧。
从最初2009年底重庆男孩离奇死亡,有人推断还要有12个人死亡,现在莆田4人加天台5人加天台2人加电话亭遇害女孩1人,一共恰好13人。最初重庆男孩和最后的女孩都是吊死,脚离地;其余中间的均为溺亡。
有网友做如下分析,将整个案件串联了起来:“如果真的有可能联系在一起,选定了最后的女孩,随着女孩从莆田去了天台,中间陆续造成多名儿童同时“意外”,凶手很善于伪造多名儿童同时溺水意外的假象。警方应该再去查查重庆男孩和电话亭女孩的父母,是否请过什么可疑的人给孩子算过命,是否有人极为熟悉孩子的命格并且仔细查一查,重庆、莆田、天台周边是否有什么迷信巫术活动,当地是否极为盛行给小孩子算命,近年有哪些诡异的事情发生。
“电话亭小姑娘是3月1日离开莆田的,3月2日晚身亡。当天阴历正月17。每年的农历正月17日晚饭过后,人们就纷纷到埋葬自己的亲人的坟地里去为一过世的亲人‘送蜡’。重庆男孩,2009年11月5日被发现死亡,死时13岁13天,生日大概1996年10月23左右,丙子年属鼠,五行属水;电话亭小姑娘,出生于2005年8月18日,阴历7月14日,中元节,也就是鬼节,乙酉年生肖属鸡,五行属水 2人均五行属水,莆田、天台11人,均为溺水而亡电话亭小姑娘,把莆田和天台联系了起来。”
看起来整个事件正朝着越来越令人捉摸不透的方向发展,而且背后可能隐藏着一个非常巨大的阴谋,我们尝试着拨开迷雾去寻找真相,可是无奈却如此地困难,真相是如此地难以企及。不过,一则关于重庆红衣男孩案的由当地此案法医透露出的细节却令本案有了一个看起来将会驱散迷雾的可能。
据透露,小孩子(即遭遇不测的匡志均)其实以前就有易装癖(就是喜欢穿奇装异服的癖好,委婉说法),家里人已经发现过多次,只是在农村,这样的事情不敢声张,所以他死的时候穿着姐姐的泳衣不足为奇。尸检的时候额头上并没有什么针眼,那些帖子上所说的额头上有针眼的说法是完全站不住脚的。对于死者初步判断是死于体位性性窒息,虽然死者13岁,但是身高已经达到了一米六几,可能是他在寻求性刺激的过程中,捆绑的活结没有及时松开,自己把自己活活吊死的,因为根据现场的判断那样的体位长时间保持会导致呼吸肌麻痹。
此外还提到,当警方接报赶到现场的时候,现场破坏的很厉害,其中固然有家人为救孩子不慎破坏现场的因素在里面,但也不排除家里人故意制造了某些场景的可能。其实在农村,人们还是很难接受家人以这样一种方式死去的,况且如果传开了在今后邻里之间也会比较尴尬。
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的一度被大家认定为“系列”的案件,在警方关于每个个案“意外死亡,不予立案”的终判下,在各界对案件处理结果的怀疑里,在热心朋友的一再推测中,终究抵挡不过时间对人们记忆的冲淡。也许有很多持“阴谋论”的朋友很难接受“意外死亡”这一说法,但或许很多时候事情的真相就是这么简单,也许是某种力量导致了我们对别的事物过度的怀疑,包括这些被“认定”为“系列”的案件。
不管如何,愿这些无辜死去的孩子们在天堂过得快乐!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登记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Ee23时尚网 ( 粤ICP备06072906号 )

GMT+8, 2019-9-22 13:56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